饿了

人止今天超困所以只临了一点点@人止太太的ggad눈_눈不打草稿果然布星啊,不管了困死了

有好多作业要写依然坚强摸了鱼的今日(明日?)份打卡_(:qゝ∠)_

今日份打卡,临TB Choi

橡皮丢光了真是笑不出来

想做一个打卡,虽然对我这种拖延症懒癌晚期的人有点难,还想尽量写点小故事……总之先做起来吧,今日份临摹神仙Amundsen

启红短,摸鱼

  三月初三,日头转暖,鸟雀上枝头。
  隔高墙红瓦,翠竹丛丛,吴侬软语泄出春光万丈。
  翻袖为风,覆手雨。
  擦红粉戴冠,勾眼描眉,似是梦中故人披红妆,一眼万年。
  
  
  三月初三,人流熙攘,市井鼎沸。
  风姿绰绰,剑眉星目,公子兮,踏零星步伐款款来兮。
  墨绿军装,高衔军帽,跨过凭栏矮障,携破碎晨光俯首脱帽。
  “二爷,我此番前来,有一事相求。”
  
  
  三月初三,百鸟相依,两相和鸣。
  花枝枯槁,落尽万千雪里红梅。娇软雍容团团相簇,醉得世间一片情长花色。
  茶沉于杯水之中,鱼亡于池水之面。
  子不语,曾曰:“此之鱼之乐也。”
  焉知子非鱼。
  
  
  三月初三,瓦梁漏雨,淅沥而下。
  金利奢靡,身披绛装阅尽世间烦恼颜色。
  靡靡唱到,春风拂好景,眼中出西施。
  唱到,明月故里远,碎银传相思。
  唱到,心有君兮,君可知否。
  唱到,唱到……
  年华随人声日暮慢慢垂坠,容颜随之,嗓音随之。
  恍然间,随金利奢靡腐朽,不复万千倾城模样。
  
  
  三月初三,随惦念之人行万里蜿蜒,入艰险之境。
  
  三月初三,有女子名如空中皓月,与他情好日密。
  
  三月初三,曾经唤做妹妹,如今身披嫁衣,诺诺喊我一句,相公。
  
  三月初三,红某懦弱,不敢道出心中所念,愿祖上莫要责罚。
  
  三月初三,戏台热闹,虞姬拔剑自刎于项王面前,徐徐倒下,像死于暖风的红梅。
  
  三月初三,酒不醉,醉于他脸庞,醉于我堂前挂喜,醉于盖头下非所爱之人,醉于他沙哑声音唤我乳名。
  
  红儿,红儿,红儿。
  
  三月初三,红府寂静。